×

中超新赛季还没踢,降级名额已经预定好了?

lsrchb lsrchb 发表于2023-02-21 12:27:58 浏览614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2 月 20 日,天津津门虎队在海口观澜湖足球训练基地,开始了冬训的首次训练。冬训首日,将士们元气满满地完成了 “一天两练” 。按照计划,现阶段球队的训练以身体恢复和体能储备为主。

对于中国各职业足球俱乐部来说,目前需要进行的两项重要工作,一个是冬训备战,一个是顺利完成俱乐部联赛准入。2月 15 日,中国足协发布新赛季三级职业联赛俱乐部准入规程,按照规定,准入材料提交时间为 2023 年 2 月 15 日至 2023 年 3 月 5 日,逾期将不再受理。目前,中超 18 家俱乐部正在为顺利通过准入审核积极准备,同时,除昆山队外,其他 17 支中超球队也都已拉开新赛季冬训的大幕或已明确集中时间表。但是,新赛季中超联赛看似 “一切还好” 的背后,却蕴藏着很大的危机和诸多不确定性。

近一段时间,深圳足球俱乐负面新闻频频曝光,除了俱乐部中多人卷入 “李铁案” ,被带走接受调查外,还有深足 5 名前外援(普拉利甘吉、卡尔德克、塞尔纳斯、比福马、卡马拉)和 2 名外教( 2021 赛季深足主帅小克鲁伊夫和体能教练胡安·托里霍),先后向国际足联状告深足欠薪。据深足跟队记者程文莉报道,从国际足联的判决来看,仅卡尔德克、普拉利甘吉和小克鲁伊夫三人的赔付金额,就高达 570 余万欧元。此外,还有两家国外俱乐部状告深足拖欠球员转会费,且国际足联已经受理;目前效力于深足的瓦卡索想与球队提前解约,以获取自由身。

众所周知,深圳足球有着悠久而光荣的历史,2004 中超元年,深圳队曾拿到中超冠军,成为首支夺得顶级联赛冠军的广东省球队。但是如今,深圳足球俱乐部却深陷数十亿元巨额债务和 “李铁案” 双重漩涡无法自拔。种种迹象表明,无论深圳市政府还是深圳佳兆业集团,都在想方设法保住这支中超元年的冠军球队,但从目前情况来看,深足何去何仍是一个未知数。

2 月 16 日,深圳队已在深圳丽湖足球训练基地重新集结,在前国脚陈涛的带领下开始进行冬训。在深足冬训的队伍中,除了外援和前往荷兰疗伤的戴伟浚,包括郜林、张远、姜至鹏、郑达伦、糜昊伦、杨博宇、董春雨、徐浩峰、黄锐烽、刘越、沈子贵等队员都在列,但这也仅仅是球队的冬训阵容。

要知道,即使在足协要求彻底解决俱乐部历史欠薪的 2022 年,深足依然产生了新的欠薪,且欠薪事件长达 8 个月。而且,近日佳兆业集团派来主持俱乐部工作的孙越南主席,曾向队员们提出解决历史欠薪的方案,不过这个方案并未被所有球员接受。此外,与前外援、前外教的官司,以及 “李铁案” ,也都是悬在深足头上的利剑。无论是因为经济纠纷而被国际足联在全球范围内禁止注册新球员,还是因被确认参与打假球而被中国足协罚分,甚至被勒令降级,对于深足都是 “灭顶之灾” 。

如果深圳队被勒令降级,那么按照中超联赛的递补顺序,在上赛季中超第 16 名武汉长江已经退出职业联赛的情况下,排名第 17 位的广州队将成为中超递补的第一顺位。不过和上赛季相比,广州足球俱乐部今年的运营状况不会有任何改善,同样存在着递补进入中超后再次降级的可能。当然,如足协所说,秉承 “宁缺毋滥” 的原则,如果新赛季中超联赛无法继续保持 18 队规模的话,那么原有的 “ 3 升 3 降” 的升降级政策要不要做出调整?

和深足一样,另一支来自广东省的球队也深陷泥潭。上赛季广州城惊险保级,保住了宝贵的中超资格,对于已无力继续投资足球的广州城俱乐部母公司富力集团来说,这本是一个将俱乐部脱手的好机会。但是,以广汽为首的国企联合体不想承担俱乐部此前的巨额债务,因此俱乐部的股改工作陷入停滞。如果这个核心问题不解决,不要说新赛季成绩如何,就连联赛准入门槛都难以跨过。

当然,即使广州城赶在 3 月 5 日前解决棘手的准入问题,新赛季球队的阵容也将变得面目全非。在意识到俱乐部问题的严重性后,广州城队主力球员开始大撤退,李提香、弋腾和唐淼已找到下家,陈志钊则基本确定退役,年轻球员李永佳目前在跟随梅州客家冬训,其他球员也在忙着寻找新去处。

2 月 20 日,广州城重新集结,开始新赛季备战工作。37 岁老将肖智重返广州城队训练,大概率会加盟老东家。

由此来看,深陷危机的深足和广州城即使能通过联赛准入关,新赛季两支球队的阵容也将因为俱乐部运营经费非常有限,球员收入骤减,主力球员大量流失而发生大幅改变,除了以年轻球员出战外,甚至不排除 “全华班” 的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上赛季中超联赛,曾经的班霸球队广州队面对内外交困局面,也只能以低成本运作,甚至一线队球员最高年薪不超过税前60万元,球队一年运营费用只有 1500 万元。虽然在这种低成本运营的模式下,广州足球俱乐部也相应地将赛季目标调整为保级,但事实证明,广州队全华班青年军根本无力与中超各队竞争,虽然赛季进行中球队也几经调整,力图挽回颓势,但最终八冠王还是从中超陨落。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新赛季深足和广州城也只能无奈地选择和上赛季广州队一样的运营模式,那么最终降级的命运似乎也无可避免。

除了深足和广州城,另一支中超球队也充满不确定性,它就是中超升班马、上赛季中甲冠军昆山队。上赛季中甲夺冠后,昆山 FC 曾雄心勃勃地喊出 “乘势而上,攻坚克难,为昆山建设体育强市再立新功” 的口号,但现在,昆山队却是中超 18 队中唯一没有明确新赛季备战计划的球队。

虽然之前有媒体曝出昆山 FC 拖欠球员 2022 赛季赢球奖金和两个月的肖像权工资,以及此前承诺的冲超奖金的新闻。但很显然,对于昆山 FC 来说,资金问题并不是大问题,因为他们早在 2021 赛季前就完成了股改,昆山文商旅集团是这家俱乐部在国企层面上的支柱。

对于昆山 FC 究竟遇到了怎样的困难,坊间有着诸多猜测,其中最主要的一种便是俱乐部的 “静默” ,与 “李铁案” 有着直接关系,因为俱乐部的很多管理者当年都曾在河北华夏幸福负责操盘。或许也正是出于这种原因,昆山市有关方面对于新赛季俱乐部的投资犹豫不决,对未来走势持观望态度。当然不管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对于即将迎来中超处子季的昆山 FC 来说,想要弥补起跑线的差距,只有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行。

刚刚过去的 2022 赛季中超联赛,其实早在赛季开始之前,“超低成本”运行的广州队和股改不顺的河北队,就被外界普遍视为降级的热门球队。事实证明,没有充裕资金支持的球队,战斗力和战斗欲望均无法得到保证,两支球队最终也都降入了中甲。2023 赛季中超联赛虽然还未开始,但确实已经又有两三支球队已经露出了 “撑不住” 的苗头,这一幕总会让人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切看似早已远去,实则却又近在眼前。那么,中超新赛季会不会重演去年的老故事,大家还是拭目以待吧!